>
>
>
最 高人民法院关于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司法解释条文释义与实务指南

最 高人民法院关于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司法解释条文释义与实务指南

本书是**高人民法院对新司法解释全面准确解读,阐述立法原意,解析法条含义

弘德价
91.00
108.00
配送至
有货,5天内发货
  • 3
  • 2
弘德网图书城
店铺评分

商品评价 0.00
发货速度 0.00
售后服务 0.00
  • 热销商品
  • 热门关注
  • 商品介绍
  • 商品评价 (2+)

在线客服

本店支持德先用,本店欢迎德全购,本店支持弘德e卡支付,本店积分抵扣最高10%!图书店根据库房书籍保有量,发货时间1-5工作日不等,按当天15:00前下单计算。图书我国为0税点商品,以免发票邮寄中遗失,如需发票请申请电子发票,发票在发货后1~3个工作日内可在我的订单-订单详情-发票下载中自助下载。基础运费10元,部分地区12/14元,续件运费每本3元,下单后找客服WX13811904765改价!满1000元自动免运费。



内容简介

  

2017年12月13日,最 高人民法院公布了《最 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的法律适用问题作出了规定。《解释》共二十六条,分为适用范围、当事人主体资格的确定、举证责任、鉴定程序、责任承担、附则等六部分。《解释》的公布施行,积极回应了社会各方关切,为规范医患双方行为输送了正能量,必将为建立健全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司法解决的长效机制发挥积极作用。为助力《解释》的正确实施,特别是辅助法官、律师、医务工作以及法学院、医学院师生等广大读者准确理解《医疗损害责任司法解释》的起草背景、具体条文内涵,为各方当事人依法理性处理和对待医患纠纷提供法律适用方面的参考,最 高人民法院参与该《解释》具体起草和承办的同志合作撰写了这本实务指南。


作者简介



郭锋(最 高法院高 级法官、研究室副主任)


吴兆祥(最 高法院研究室民事处处长)


陈龙业(最 高法院研究室民事处副处长)




目录

  


  第 一部分 解释原文


  最 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新闻通稿和答记者问:维护人民健康权益促进和谐医患关系


  ——最 高人民法院发布医疗损害责任司法解释


  为构建和谐医患关系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提供司法保障


  ——最 高人民法院研究室负责人就《最 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


  损害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答记者问


  第二部分 条文释义


  第 一条【本解释的适用范围】


  第二条【多个医疗机构情形下当事人的确定】


  第三条【医疗产品责任纠纷中当事人的确定】


  第四条【诊疗损害责任纠纷的举证证明责任】


  第五条【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纠纷的举证证明责任】


  第六条【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的病历资料范围及有关法律后果】


  第七条【医疗产品责任纠纷的举证证明责任】


  第八条【医疗损害鉴定的启动】


  第九条【医疗损害鉴定人的确定】


  第十条【鉴定材料的要求】


  第十一条【鉴定事项与鉴定要求】


  第十二条【原因力鉴定】


  第十三条【鉴定人员出庭作证】


  第十四条【专家辅助人提出意见及其证据效力】


  第十五条【自行委托鉴定的效力】


  第十六条【诊疗过错的认定】


  第十七条【医务人员违反说明义务时的责任承担】


  第十八条【紧急救治的情形及责任承担】


  第十九条【多家医疗机构侵权时的责任承担】


  第二十条【医务人员外出会诊的责任】


  第二十一条【医疗产品责任的一般规则 】


  第二十二条【医疗产品与诊疗行为共同造成损害时的责任承担】


  第二十三条【医疗产品惩罚性赔偿责任】


  第二十四条【两地以上诊疗时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的计算规则】


  第二十五条【指引及解释性规定】


  第二十六条【本解释的适用效力】


  第三部分 典型案例


  1何某杰与哈尔滨市阿城区中医院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


  ——医疗损害事实发生在有关法律施行前的,应当适用当时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即使该案再审的,也应以此为标准判决原裁判是否构成适用法律错误


  2李某、赵某琦与襄阳市第 一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在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的二审程序中,人民法院以举证责任分配错误为由裁定发回重审


  3陈某等与周某芳医疗损害责任赔偿纠纷案


  ——未进行尸检导致无法查明死因的,法院可以根据鉴定意见以及过错大小酌情判决医疗机构承担部分责任;医疗机构提供给患者复印的病历前后不一致的,可以认定医疗机构有过错


  4李某丽等与邵阳医学高等专科学校附属医院医疗损害赔偿


  纠纷案


  ——医疗机构在产检检查中履行了符合诊疗规范的告知义务,且该产检行为与婴儿出生缺陷之间无因果关系的,依法不承担侵权责任


  5田某峰与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医疗机构存在误诊误治、未充分告知等过错诊疗行为的情况下,其赔偿责任的大小也要考虑原发疾病本身治疗的难以程度以及患者本身体质等因素


  6晏某某与重庆市某某保健院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依据鉴定意见确定两家医疗机构均存在过错,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7王某波等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等医疗损害责任


  纠纷


  ——因诊疗过错行为导致患者错过最 佳治疗时机而死亡的,医疗机构依法按照比较过错和原因力规则承担赔偿死亡赔偿金等损失的责任


  8吴某志、孙某清与重庆西南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患者父母起诉主张被扶养人生活费赔偿而患者的子女未起诉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合法有效鉴定意见作出的认定,对所有被扶养人的生活费依法判决予以赔偿


  第四部分 重点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节录)


  (2017年3月15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节录)


  (2009年12月26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节录)


  (1999年3月15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节录)


  (2017年6月27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节录)


  (2009年8月27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节录)


  (2012年10月25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节录)


  (2015年4月24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


  (2009年8月27日)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节录)


  (2002年4月4日)


  最 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


  解释(节录)


  (2015年1月30日)


  最 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


  问题的通知


  (2010年6月30日)


  最 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


  的解释


  (2003年12月26日)


  病历书写基本规范


  (2010年1月22日)





精彩书摘

  为正确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依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推动构建和谐医患关系,促进卫生健康事业发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定,结合审判实践,制定本解释。


  第 一条


  患者以在诊疗活动中受到人身或者财产损害为由请求医疗机构,医疗产品的生产者、销售者或者血液提供机构承担侵权责任的案件,适用本解释。


  患者以在美容医疗机构或者开设医疗美容科室的医疗机构实施的医疗美容活动中受到人身或者财产损害为由提起的侵权纠纷案件,适用本解释。


  当事人提起的医疗服务合同纠纷案件,不适用本解释。


  【条文释义】


  本条是关于本解释适用范围的规定。本解释是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作出的解释,因此应当首先明确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的范围。本条规定系针对理论界和实务界存在的医疗损害责任赔偿问题的双轨制问题,依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明确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统一适用侵权责任法以及本解释的相关规定。本条所界定的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构成要素主要有:一是纠纷是由于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而引起;二是纠纷的主体一方为患者,另一方为医疗机构,医疗产品的生产者、销售者或者血液提供机构;三是纠纷的案由为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准确理解本条内容需要把握以下几点:


  一、关于医疗损害责任的归责原则和责任形态


  (一)关于医疗损害责任的归责原则


  侵权责任法参考国外通例,充分考虑诊疗行为本身特点,本着既要保护患者合法权益,也要保护医院和医务人员合法权益,有利于医学科学进步以及医药卫生事业发展的考虑,在第54条明确规定了医疗损害责任适用过错责任的一般规则。在理论和实务上普遍认为本条规定不仅是医疗损害责任的一般条款,更是从根本上改变以前长期存在的医疗损害赔偿双轨制的重要规定。在侵权责任法改革医疗损害责任之前,我国医疗损害责任的损害赔偿实行双轨制,即医疗事故责任适用《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规定的赔偿标准,医疗过错责任适用《民法通则》第119条规定的赔偿标准。两者相差悬殊:依照2005年北京市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7653元的标准计算,造成死亡的,按照条例规定的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为105918元,按照《民法通则》规定的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为353060元,相差247142元。对于同样的损害给付的赔偿金差别这样悬殊,显然是不正确的。侵权责任法统一规定适用第16条规定的人身损害赔偿标准,从根本上解决了赔偿标准双轨制的混乱问题,实现了受害患者的人格平等,有利于保护受害患者的合法权益。对此,侵权责任法作出了重大贡献。引自杨立新:《〈侵权责任法〉改革医疗损害责任制度的成功与不足》,载《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0年第4期。依据本条规定,医疗损害责任是指患者在医疗机构就医时,由于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的过错,在诊疗护理活动中受到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在归责原则上,医疗损害责任适用过错责任归责原则,改变了审判实践中较长时间内采取的过错推定原则。在责任性质上,医疗损害责任是一种替代责任,由医疗机构对其医务人员给患者造成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最 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课题组:《最 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理解与适用(2011年修订版)》,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版,第52页。按照上位法优于下位法的基本原理,《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与侵权责任法冲突规定的不能再适用,这其中最根本的就是医疗损害赔偿责任的承担问题,《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不能再适用,而应统一适用侵权责任法第16条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16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50条规定:“医疗事故赔偿,按照下列项目和标准计算:


  (一)医疗费:按照医疗事故对患者造成的人身损害进行治疗所发生的医疗费用计算,凭据支付,但不包括原发病医疗费用。结案后确实需要继续治疗的,按照基本医疗费用支付。


  (二)误工费:患者有固定收入的,按照本人因误工减少的固定收入计算,对收入高于医疗事故发生地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3倍以上的,按照3倍计算;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


  (三)住院伙食补助费: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计算。


  (四)陪护费:患者住院期间需要专人陪护的,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


  (五)残疾生活补助费:根据伤残等级,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居民年平均生活费计算,自定残之月起最长赔偿30年;但是,60周岁以上的,不超过15年;70周岁以上的,不超过5年。


  (六)残疾用具费:因残疾需要配置补偿功能器具的,凭医疗机构证明,按照普及型器具的费用计算。


  (七)丧葬费: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规定的丧葬费补助标准计算。


  (八)被扶养人生活费:以死者生前或者残疾者丧失劳动能力前实际扶养且没有劳动能力的人为限,按照其户籍所在地或者居所地居民最 低生活保障标准计算。对不满16周岁的,扶养到16周岁。对年满16周岁但无劳动能力的,扶养20年;但是,60周岁以上的,不超过15年;70周岁以上的,不超过5年。


  (九)交通费:按照患者实际必需的交通费用计算,凭据支付。


  (十)住宿费: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住宿补助标准计算,凭据支付。


  (十一)精神损害抚慰金: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居民年平均生活费计算。造成患者死亡的,赔偿年限最长不超过6年;造成患者残疾的,赔偿年限最长不超过3年。”本解释是关于侵权责任法中医疗损害责任规定的解释,上述在法律适用冲突时适用侵权责任法的规则,当然就要意味着要适用于本解释的规定。


  过错责任原则可以很好地平衡受害患者、医疗机构和全体患者这三者之间的利益关系。过错责任原则作为调整受害患者、医疗机构和全体患者之间的利益关系的最 好平衡器,其作用表现在:一是没有医疗过错,医疗机构就没有责任;二是医疗机构仅就自己的医疗过错所造成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对于他人的过错,医疗机构不承担责任;三是基于医疗过失与其他侵权责任中的故意或过失相比的非严重程度,应当适当限制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数额,不能赔偿过高。王利明主编:《侵权责任法裁判要旨与审判实务》,人民法院出版社2010年版,第371页。但是,过错责任原则是医疗损害责任的基本归责原则并不是说医疗损害责任一概采取过错责任的规则,因为医疗损害责任不仅包括医疗伦理损害责任、医疗技术损害责任和医疗管理损害责任,还包括医疗产品损害责任。医疗产品损害责任的归责原则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是确定的,侵权责任法第五章(第59条)有明确规定。既然侵权责任法第七章规定医疗损害责任是一个宽泛的侵权责任类型,而不是仅指医疗事故责任或者医疗过错责任的医疗技术损害责任,还包括医疗产品损害责任,因而不可能适用统一的过错责任原则,起码还包括无过错责任原则。杨立新:《〈侵权责任法〉规定的医疗损害责任归责原则》,载《河北法学》2012年第12期。


  一般认为,医疗损害责任属于替代责任。按照替代责任的基本规则,应该由替代责任人对行为人的行为后果负责,即在起诉时该替代责任人为适格被告。有意见认为,个体诊所在诊疗活动中承担的责任也是替代责任,因为个体诊所也是登记在册的医疗机构,在出现医疗损害纠纷时,受害者仍然是向个体诊所提出诉讼请求,由其承担责任,即使个体诊所的医务人员只有一个也是如此。杨立新:《医疗损害责任一般条款的理解与适用》,载《法商研究》2012年第5期。这一意见较有道理,进一步讲,该个体诊所一般都属于个体经营的性质,最终责任的承担,依据民法通则第29条的规定,个体工商户、农村承包经营户的债务,个人经营的,以个人财产承担;家庭经营的,以家庭财产承担。这一法律适用规则在白某某与王某某、石家庄市某某中西医结合门诊部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参见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石民一终字第00127号民事判决书。中也有所体现。


  二、关于医疗美容损害责任纠纷的法律适用


  据中消协会的统计,近年来整容领域已成为消费者投诉热点,按照2012年发布的数据,此前十年间里,我国平均每年因整容导致毁容的投诉多达2万起,相当于说,10年间20万张脸被整容行业毁掉了。参见http://newsifengcom/a/20140806/41461290_0shtml这些数据已相当可观,同时也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当事人不断通过司法途径对美容失败导致的损害寻求救济,使得人民法院审理医疗美容纠纷案件成了当前审判实践中的热点与难点问题。因为美容问题引发的纠纷存在法律适用上的争议,尤其是对此类纠纷是否属于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的范畴争议较大,且有一定的普遍性。


  本条第2款在总结审判经验和实践做法的基础上明确规定医疗美容损害责任纠纷案件要适用本解释的规定,即将医疗美容纠纷纳入到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主要理由在于:


  其一,法律依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4条规定:“卫生防疫、国境卫生检疫、医学科研和教学等机构在本机构业务范围之外开展诊疗活动以及美容服务机构开展医疗美容业务的,必须依据条例及本细则,申请设置相应类别的医疗机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88条在对诊疗活动作出界定后紧接着明确了“医疗美容”的含义,即“使用药物以及手术、物理和其他损伤性或者侵入性手段进行的美容”。《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2016年修正)第2条将“医疗美容”定义为“运用手术、药物、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者侵入性的医学技术方法对人的容貌和人体各部位形态进行的修复与再塑”。此外,根据《卫生部办公厅关于印发〈医疗美容项目分级管理目录〉的通知》 (卫办医政发〔2009〕220号)的规定,按照手术难度和复杂程度以及可能出现的医疗意外和风险大小的不同,美容外科项目分可以分为四级:一级:操作过程不复杂,技术难度和风险不大的美容外科项目。二级:操作过程复杂程度一般,有一定技术难度,有一定风险,需使用硬膜外腔阻滞麻醉、静脉全身麻醉等完成的美容外科项目。三级:操作过程较复杂,技术难度和风险较大,因创伤大需术前备血,并需要气管插管全麻的美容外科项目。四级:操作过程复杂,难度高、风险大的美容外科项目。从上述部门规章及有关政策文件的内容看,无论是从医疗美容的界定。还是医疗美容的基本分类上看,我国都是将医疗美容作为一种医疗行为来看待的。


  其二,从司法层面,将医疗美容纠纷作为侵权责任纠纷乃至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已经得到审判实践的普通认同。从了解的情况看,对于医疗美容纠纷,当事人多选择以医疗损害赔偿的侵权之诉来进行救济,人民法院也都将此定性为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并依据有关医疗损害责任规定作出裁判。


  其三,医疗美容也符合诊疗行为的基本特征。虽然传统意义的诊疗行为以治病救人、救死扶伤为己任,具备典型的必要性和公益性,医疗美容的“患者”则以追求外表美丽为目标,医疗美容行为并非救死扶伤治病救人行为,不具有典型的公益性。但是与其他典型意义上的诊疗行为一样,医疗美容也具备 “创伤性”与“侵入性”的特点,也应属于诊疗行为范畴。


  其四,从行为主体上看, 《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第15条规定:“实施医疗美容项目必须在相应的美容医疗机构或开设医疗美容科室的医疗机构中进行。”即医疗美容服务由专门的美容医疗机构或开设医疗美容科室的医疗机构提供。这符合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系发生在医疗机构与患者之间因诊疗活动引起是损害责任纠纷的基本属性,应属于医疗损害责任纠纷,适用本解释的相关规定。


  关于医疗美容责任纠纷的案由确定。由于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由项下只有“(1)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责任纠纷;(2)医疗产品责任纠纷”两个四级案由,按照案由确定的基本规则,应当将医疗美容责任纠纷直接列为医疗损害责任纠纷,适用本解释关于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的举证责任、鉴定程序、责任承担等一系列规定。当然考虑到医疗美容责任纠纷的多发问题,在审判实践中已经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可以考虑在条件成熟时通过修订案由的形式,明确规定其为独立的四级案由。


  在此还要注意的是,要将医疗美容责任纠纷与没有相应资质的医疗机构进行的医疗美容行为引发的侵权责任纠纷、具有一定资质的医疗美容机构超范围进行医疗美容服务或者其他诊疗活动引发的侵权责任纠纷相区分。比如《卫生部关于美容中医科开展整形美容手术是否认定超范围执业的批复》(卫医发〔2006〕41号)规定:“根据《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第2条和《医疗美容项目(试行)》,诊疗科目仅登记为美容中医科的医疗美容机构开展整形美容手术,应认定为超范围执业。”即美容中医科的医疗美容机构开展整形美容手术属于非法行医的范畴。我们认为,上述两种情形皆属于非法行医,并不能被医疗美容责任纠纷所涵盖,但仍符合侵权责任法第54条规定的医疗机构过错实施诊疗行为的情形,应当直接界定为本条第1款所规定的医疗损害责任纠纷范畴,适用医疗损害责任的有关规定。比如,《卫生部关于纹身不纳入医疗美容项目管理的批复》(卫医政函〔2009〕293号)明确:“根据《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和《医疗美容项目(试行)》,纹身不纳入医疗美容项目管理。”我们认为,未列入医疗美容项目的事项,应不属于医疗美容的范畴。对于上述既非医疗美容项目也非其他诊疗活动范畴的情形的纹身行为应属于生活美容的范畴,因其与诊疗活动无关,则此类纠纷不能界定为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应当适用一般侵权行为的法律规则。但在医疗机构实施的非医疗美容行为属于有关诊疗活动时,则同样构成本条第1款规定的医疗损害责任纠纷。










HCieS7QMWy.png


K8YChtXEzm.jpg


好评度
100%
  • 全部评价
  • 晒图
  • 追评
  • 好评
  • 中评
  • 差评